亚洲腹地探险八年在线阅读 超级探险直播小说txt下载

时间:2021-07-30 06:07:15 作者:admin 63301
亚洲腹地探险八年在线阅读 超级探险直播小说txt下载

请问刀郎姓刀吗?“刀郎之乡”是歌手刀郎的故乡吗?具体是指哪个地方呢?

首先要声明,“刀郎之乡”不是歌手刀郎的故乡,此“刀郎”非彼“刀郎”也。好多人知道歌手刀郎,却不知道文化名词刀郎,我没有考究歌手刀郎的得名,但作为在新疆生活和以新疆题材为创作源泉的歌手,他这个艺名无论如何也是绕不开文化名词刀郎的,今天就和大家一起走进或许是歌手刀郎的精神故乡——“刀郎之乡”麦盖提。

麦盖提县位于南疆,属喀什地区,离喀什市170公里,下辖十个乡镇三个农林场,境内还有兵团的三个团场,总面积一万一千多平方公里,将近两个上海市大,其中百分之八十的面积是塔克拉玛干沙漠,是无人区。总人口近三十万人,百分之八十多为维吾尔族人口。我第一次深入到南疆的民族地区就是在麦盖提县,说实在的,去之前有点忐忑,也有点探秘的激动,以前虽然多次到过新疆,但要么是在北疆,要么是在兵团,心理上还是比较安定的。而南疆的民族地区一直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最主要的是暴恐事件给人的影响太强烈了,但是去过之后就会知道,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新疆任何地方都是非常安全的。

第一次去是2018年,从事麦盖提县全域旅游规划的编制工作,那一次呆了八天,基本上把麦盖提县跑遍了,后来又陆续到过多次,由于编制规划的缘故,也研究了一些历史、文化、民俗方面的资料,所见、所思、所想,汇聚成了这篇小文。

麦盖提县三面环沙(塔克拉玛干沙漠),一面临水(叶尔羌河),大漠大河环绕,人类是河流的孩子,伟大的文明都与一条伟大的河流有关,麦盖提的母亲河就是叶尔羌河,从喀喇昆仑山口发源,向塔克拉玛干沙漠滚滚而来,一路高歌注入了滔滔的塔里木河。叶尔羌河把沙漠西部一角撕开,冲积出一片狭长的绿洲,正是这片绿洲孕育了麦盖提县的古老文明

关于麦盖提的得名,有两种说法被人普遍认可。其一是传说古代“多浪”部族首领米盖提带领游牧民在这里定居,遂以首领之名呼作地名,后转音为麦盖提。其二是说很早以前在今巴楚一带居住着很多游牧部落,因沙漠的侵蚀,迫使集镇中心地带的人迁来这里,故称“麦尔盖孜”,意为从中心地带搬迁来的人,后逐渐演变为麦盖提。“刀郎”与“多浪”是同一名字、同一个意思的不同翻译,相传其语义为“群居”或“分群而居”。当然,刀郎部落、刀郎文化不仅仅限于麦盖提,在叶尔羌河的中下游地区巴楚、阿瓦提等地都属于这一文化覆盖区域。

大约从14世纪末到16世纪末的两百年间,察合台汗国分裂为许多互不统属的小王国和部落,相互征战。为了躲避战乱,人们纷纷外逃。麦盖提由于封闭的地理位置,广阔的大漠胡杨隐逸、安静、远离人世,成为流民和难民聚居地。在漫长的岁月中,刀郎人在远离人世的荒漠旷野、原始胡杨林中狩猎、游牧、农耕,造就了刀郎人自由、乐观、顽强的性格,创造了以刀郎麦西热甫和刀郎木卡姆为代表的丰富多彩的文化艺术形式。麦西热甫是将音乐歌舞和各种民间习俗融为一体,以游戏形式举行的传统民族艺术活动。“木卡姆”指的是一种集歌、舞、乐于一体,演唱(奏)时具有相当程度即兴特点的套曲。有时一阵音乐声传来,田野里的农民立即放下手中工具、路上行人脱掉外衣扔下褡裢,便如醉如痴地跳起舞来。他们在演唱时个个都很尽兴,声嘶力竭,全力以赴,没有什么音乐技巧,就是一种对生活的表达和感受。我曾经有幸欣赏过麦盖提县民间艺人演奏的麦西热甫和木卡姆,在比较简单的剧场里面,纯粹的民间艺人的演奏,没有演员,只是歌者、舞者,是生活的歌颂者,虽然我没有听懂他们在唱什么,但从他们激情而陶醉的演奏中,我能感受到他们的骄傲和荣光、感伤与欢快,也许他们在追溯远古的祖先、也许他们在感怀深情的恋人,也许他们只是单纯地歌与舞,“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他们的歌声越来越高亢竟至声嘶力竭,分不清歌者脸上是汗水还是泪水,那一刻你被震撼了,空气中仿佛都在传导着感动。从他们的身上,依稀能看见先祖的背影,一群流浪歌手在大漠大河边上为爱情、自由、生命而歌唱!

由于麦盖提是塔克拉玛干沙漠西边的门户,古往今来,无数的中外商贾和传教人士、探险家和旅行家,在麦盖提留下了足迹。近代历史上有一个人不得不提,他就是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说起塔里木、罗布泊、楼兰古城,就无法绕开斯文·赫定这个名字。斯文·赫定先后三次深入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腹地,均选择从麦盖提启程。而在1899年的第二次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探险后,他将“麦盖提”这一地名带出中国,揭开了古老的刀郎文明的面纱。斯文·赫定在其著作《新疆沙漠游记》记载有“一八九五年三月十九日,我迁移到叶尔羌河右岸的一个大村庄麦盖提去”、“一八九五年四月十日是麦盖提村一个可纪念的日子”等等描述,当时的麦盖提还只是一个村子。提到丝绸之路与西域历史,斯文·赫定一点也不斯文,他把自己的名字定格在了塔里木盆地的瀚海之上。从他1890年第一次考察新疆算起到1935年回到瑞典,这其中他先后多次深入中国西北部考察,留下了《穿越亚洲》《1899—1902年中亚科学考察成果》《丝绸之路》《漂泊的湖》《亚洲腹地探险八年》等多部人文地理方面的作品。杨镰教授在斯文·赫定所著《亚洲腹地探险八年》中文版的序言中这样说到:“斯文·赫定是中亚最后一位杰出的‘古典’探险家,也是第一位使其探险活动与时代的、社会的进步步调一致的现代中亚科学考察的组织者。”

麦盖提有个N39(北纬39度)塔克拉玛干沙漠运动探险基地,斯文·赫定就是从这里开始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探秘之旅的。1895年,斯文·赫定率领他的团队沿着北纬39度线行进,试图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但由于对困难的估计不足,他和他的团队只行进300公里便由于干渴和迷路几乎死光了,侥幸逃生的只有两人,从那之后,N39便被众多考古学家、探险家与越野爱好者所熟知。现在这个N39基地,就是能给你别具一格的调性——沙漠生活家,玩,不仅是玩,北纬39度麦盖提横穿塔克拉玛干,血性狂野的召唤,到这里探源文明、探奇生命、探索未知。

到了麦盖提之后,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地方,这里叫乡和村都是以数字命名的,比如一乡、二乡,一村、二村,因为这里的乡、村的名字都特别长,为了便于记忆,把乡、村都用阿拉伯数字来编号,形成了约定俗成的叫法。比如,二乡希依提墩乡、三乡央塔克乡、五乡尕孜库勒乡、四乡吐曼塔勒乡、九乡库尔玛乡等等。我在麦盖提的时间里,多次深入到乡村调研,接待我们的一般是住村工作队,在几天的工作时间里,我就接触了几个从厅级到一般干部的的住村工作队。比如有一次到三乡央塔克乡科克提坎村调研,与住村工作队负责人、自治区经信委孔青山处长交流,孔处长是万千住村干部的杰出代表。特别说明的是:是“住村”,不是“驻村”,虽然我当时也以为是“驻村”,“驻村”不一定“住村”,但“住村”肯定是最实际的“驻村”,新疆每一个村庄都有住村工作组,少则三五人,多则十几人,住在村部,自己做饭,日常工作是谈心、宣讲、扶贫等等,人员来自自治区、地区、县乡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也有中央单位和民企,一年到几年不等的住村时间,所以,新疆的稳定,与万千党员干部的奉献是分不开的。多次晚饭也是在维族农家乐里吃的,盘腿而坐,撕咬着沙包大的烤肉,维族朋友谦恭好客,一壶伊力特曲,让人沉浸在“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的氛围之中。

生活在沙漠边缘,这里的人与沙漠有一种共生共荣的感情。麦盖提县有一个30万亩的防风固沙林带,远期计划是百万亩,从2012年开始植树,形成沙漠与城镇的防护网。环沙漠的城镇都在植树造林。人类与沙漠似乎已经慢慢找到了和解的方式,不是“人进沙退”,也不是“沙进人退”,而是人沙相安, “沙漠存在的意义绝不是把它变为绿洲”。

麦盖提,大漠大河边的刀郎之乡,遇见一群流浪歌手的快乐情人。在一个安全、干净、整洁的沙漠小城、民俗小城、艺术小城,如果你留下几天的时间,她会回报你以“水果之甜、文化之盛、沙漠之奇、运动之趣”,给你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这个印象会长久地萦绕在你脑海心间,让你每时每刻都会萌发 “只有在旅行的人才更期待下一次更美好的旅行”。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